当前位置:首页 >千赢国际 >理论前沿

创新社会治理需要激发社会活力

发表日期:2016年04月14日 17:18 来源: 北京社会建设网

摘 要 社会治理,强调社会各方以合作、协商、共建共享方式,处理复杂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当前新的社会矛盾和问题,必须通过创新社会治理来解决。创新社会治理,需要激发社会活力,抓住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社区治理创新、社会组织创新三个方面。

关键词 社会治理 社会活力 基层社会治理创新 社区治理创新 社会组织创新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创新社会治理问题进行了重点部署,指出“必须着眼于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提出“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那么,应该如何理解“社会治理”的深刻含义,当前发展阶段我国应该实现怎样的以及如何实现社会治理创新?这是必须回答清楚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一、如何理解社会治理

“社会治理”与过去人们常用的“社会管理”究竟有什么区别,是人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应该看到,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并不是简单的一字之变,而是对改革开放新时期我国处理社会问题、社会矛盾所取得经验的深刻总结,反映出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在社会建设方面取得的重要理论与实践成果。

2004年,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社会建设”、“社会管理体制创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表述,反映出对经济建设与社会建设关系的新认识,即在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更加重视并加强社会建设。经济建设强调物质财富的增长,社会建设强调人与人、群体与群体之间关系的协调。经过近10年的探索,我国在处理人与人、群体与群体之间社会关系的实践中进一步积累经验,提出了社会治理理念。

社会治理本身就有创新的涵义,它是指在社会问题、社会事务的处理上,不是一种简单的管理和被管理的思路,不是一种简单的管控思路,而是一种双向互动的思路,是引导的而不是强制的思路,是多方参与的思路,更强调在治理过程中,社会的各个方面,以合作、协商、协作的方式来处理复杂的社会矛盾、社会问题。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社会的主体是广大人民群众,所以,社会治理首先就必须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社会治理是对于传统官本位制的突破,强调了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社会治理体现了现代国家治理的思路。尤其是在我国这样超过13亿人口的社会,社会问题的解决如果仅仅靠管理者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调动了广大人民群众参与的积极性,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在把握社会治理这一理念时,特别需要注意不能将其泛化。社会治理中的社会并不是指广义的无所不包的社会,而是指狭义的社会,因此社会治理是有边界的,不能把所有事情都说成是社会治理。党中央文件中冠以“社会”的概念还有社会建设、社会体制等,对它们的把握同样不应泛化。怎样理解这里的“社会”?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指出,社会是由经济生活、政治生活、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四个子系统构成。社会治理中的“社会”,指的正是与其他三个子系统相区别的“社会生活”。当然,即使在四个子系统中,明确社会生活的边界也比其他三者更难。所以,党中央文件往往用“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来限定社会建设的内容,避免其泛化。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突出了三点:首先,社会建设的参与主体是全体人民群众;其次,社会建设要增进人民福祉、保障群众权益;最后,百姓之间要建立和谐平等的社会关系。

总之,比起其他治理概念,社会治理更强调全体社会成员的参与和享有、和谐社会的建设和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

二、为什么要推进社会治理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发生了举世瞩目的现代化转型,无论是经济结构还是社会结构、社区结构、社会群体构成,均发生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变迁。农村里,新的生产经营形式蓬勃发展、产业与职业结构巨变、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外出、新型社区涌现;城市中,单位体制、就业体制、住房体制、医疗体制、养老体制等均发生全方位变革。在新局面下,原有那套社会组织架构和治理模式已经与新的社会需求和社会实际明显脱节,由此产生很多新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必须通过创新社会治理来解决。

创新社会治理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要求。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体制变化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代原有计划经济。计划经济的存在依赖于当时与其配套的行政组织模式,而今天,百姓日常所需的资源已经不是由行政组织配置,而是由市场配置。但是市场不是万能的,比如它难以消除过大的收入差距,也无法自动实现所有人共享发展成果。要更好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作用,实现全体人民共享发展成果,就需要相应的社会治理模式和治理体制与之相配合。比如,仅仅依靠市场化的商品房制度不足以解决全体人民的住房需求,还必须建设住房福利保障制度;自由竞争的市场机制也会造成收入差距扩大,必须通过再分配制度来纠正。

创新社会治理是应对现代化转型中面临的挑战与风险的现实需要。我国这一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巨型社会,正面临人类历史上最有创新意义的现代化转型,经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城镇化和工业化迅猛发展,带来了经济总量扩大、产业结构和职业结构变革、人口高度集中,在促进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放大了社会风险。欧洲的现代化转型较早,当时人口总数只有4亿多,其间多次出现重大危机。相较之下,我国的现代化转型一直在保持社会稳定的基础上进行,这是十分罕有的成就。但是我国现代化转型进程尚未结束,要有效地应对未来面临的社会挑战和风险,必须根据我国国情创新社会治理,激发全体人民为了共同目标而团结奋斗的磅礴力量。

从一定意义上说,当前我国社会面临再组织的重大任务,只有通过创新社会治理才能解决。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起步时有一个“参照系”,即已经完成现代化转型的经济发达国家。通过合理借鉴它们的做法,我国逐步建立了现代市场体系。比较而言,今天我们推进社会建设时,在社会建设、社会体制和社会治理方面并没有现成的“参照系”。因为社会生活、社会体制是由广大百姓的日常生活构成的,建立在民族传承、历史文化和老百姓的生活模式基础之上,找不到也不可能找到一个现成的模式。而只能根据自己的特点,在社会建设的实践中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新的社会治理模式和治理体制。

三、怎样推进社会治理创新

由以上分析可以看到,社会治理不仅仅是政府治理,其最突出的特点是人民群众的广泛社会参与。仅仅依靠某一种社会力量难以治理我国这样一个巨型社会,难以处理我国现代化转型中面临的社会问题,难以克服高密度人口社会潜藏的巨大风险。

现代社会学认为,政府、市场与社会三者之间的协调与平衡是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一个突出的特征是政府在治理中处于主导位置。“政府主导社会”有显著的优点,即集中统一的行动能力强、统一配置资源的能力强、处理危机的能力强。所以,创新社会治理首先要坚持政府主导,充分发挥政府主导的优势。但也必须看到,政府主导并不意味着政府大包大揽,否则会导致市场和社会缺乏积极性,改革创新还是难以成功。改革开放之前,几乎所有资源都由政府直接配置,市场的功能被闲置,造成经济发展停滞;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带来了国民参与的积极性和经济的繁荣。在政府、市场与社会这三大机制中,当前的突出问题是社会发展严重滞后。由于过去政府包揽过多,社会处于附属、被动的位置,群众遇到事情缺少积极性,大多会推到政府一方。这是当前我国社会治理的最大难题。如果社会力量活跃、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日常生活中很多看似困难的问题不过是百姓的举手之劳;但如果全社会都“等靠要”,人人都不愿承担责任,将会积蓄巨大的社会治理难题,致使政府不堪其负。作为超巨型社会,中国孕育着极大的社会潜力,一旦发挥将生机无限。所以,对社会治理创新来说,当前最值得挖掘的资源就是激发社会活力,最为现实和紧迫的任务是抓住互相嵌入、互相联系的三个方面。

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创新社会治理不能凭空想象,必须来自一线、来自基层、来自实践经验。新中国成立以来,很多成功的治理范式都是基层群众和干部创造、后来推广到全国的。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迁,基层的感受最深刻,也形成了很多治理创新的对策和经验。我们需要将这些新对策、新经验加以总结,并探索它们在更广范围内的应用价值。基层最接地气、最能反映百姓日常生活,基层的治理实践也随时随地受到百姓检验。所以,社会治理创新应该源于基层,又应用于基层。

社区治理创新。社区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是地域性社会,所有人都离不开社区。如果每一个社区都治理好,社会也就治理好了;反之,如果社区中矛盾重重,最后一定会在整个社会层面累积爆发。这样,受负面影响的就不是某一个社区,而是社会整体。当前,我国社区呈现多元化趋势,类型丰富、结构复杂,既有传统的单位大院,也有新建的商品房小区,还有开发区、科技园区、城中村、城乡结合部,等等。应当在不同类型的社区探索创新出不同的治理模式。

社会组织创新和激发社会组织活力。社会组织丰富多样,只要不是政府的、不是市场的,都可以归为社会组织。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市场经济突飞猛进,但与其相匹配的社会组织却远远没有发育,这也拖累了市场经济的发展。当前,深化市场改革任务艰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社会组织的发育为依托。比如本应该在市场运营、市场监督中发挥重大作用的行业协会、商业协会,往往高高在上或依附于政府,脱离广大劳动者和经营者,行政化、官僚化倾向明显。所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工会、青年团、妇联等是我国最重要、最具特色的社会组织,群团工作的创新也是社会治理创新的重要领域。习近平同志指出:“群众性是群团组织的根本特点。群团组织开展工作和活动要以群众为中心,让群众当主角,而不能让群众当配角、当观众。”在改革开放新时期,群团工作应当敢于自我革新,向群众靠近,更好地担负起组织动员广大人民群众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的职责使命。

(作者:李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社会学会会长)

发稿人:qlw

转载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博评网